做T王者团队投资书籍分享(说明):
1.把自己最近几年收集的投资书箱做了一个汇总,一共有202部投资书籍可下载,你可以查看自己喜欢的单独下载,也可以全部转走。
2.虽然设置的是永久有效,但是链接可能会随时失效,具体原因懂的人应该都懂。
3.需要(日内T做T培训、(日内T)做T的可以访问置顶文章。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hWxCHjvWHTH8C_868kJVFw提取码: 46jb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曾星智100本推荐书目”第30本、《在不确定的世界》,[美]罗伯特.鲁宾,政治/政治与经济/金融决策。

  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的《在不确定的世界》(In an Uncertain World)是本关于“决策”的极佳书籍,正如副书名“Tough Choices from Wall Street to Washington”所言,作者从华尔街到白宫、从投资决策到政治决策的经历和思想,值得我们特别的学习。作为80年代末、90年代初高盛集团的首席执行官,1995年到1999年美国的财政部部长,以及后来的花旗集团董事长,罗伯特.鲁宾在这本回忆录中,显示了丰富的投资、商业和政治智慧。
  在这许多智慧中,最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在高盛进行套利交易时,采取的“或然性”投资策略,也即在不确定的世界,事情的发展不是必然的、而是或然的,在充满各种可能性的情况下,我们应如何做出那个最佳的决策?这种或然性下的决策思想,也在他后来担任财政部长处理危机中表现突出,尤其是在处理拉美债务危机时。
  “我不相信事情的确定性”,这是本书的第一句话,也是罗伯特.鲁宾处理投资、商业和政治决策的重要思想。首先,我们不相信事情会有确定的发展模式,因此,我们不去寻找确定性,不去寻找投资、商业和政治中确定的方式。因为,无论是市场、商业、经济还是政治,事情总是在不停的变化,每一种情况的发生都预示着各种可能性的结果,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随时根据事情的变化,找到应对这些变化的最佳选择。这就是决策,所以说,优秀的投资家、企业家和政治家,都不是预言家,而是优秀的决策者。
  作为一名职业投资者,我始终认为投资最重要的就是“决策”,而大多数投资者却沉浸在对市场的预测、对盈利的预测之中。以或然下的思想,优秀的投资者应该是跟踪市场变化,并根据变化做出最佳的投资决策,最后果断执行决策于操作的行动中。
  人们习惯于寻找确定性之下再做决策,不敢面对市场的复杂性和未来的不确定性,这样的思维造成了为了寻找确定而犯下更大的错误。正如罗伯特.鲁宾所言,我们生活“在不确定的世界”,面对充满不确定的未来,我们投资者应该学会基于当前的状况,做出最正确的决策,并且做好决策后的一系列应对策略。我们要做一个决策者,学会从各种应对当前情况的各种选择中,做出最正确和最理性的投资决定。这样,无论市场如何变化,是好是坏、是涨是跌,我们只需要做出对我们最有利的决策即可。

1、关于或然性决策:确定性是对现实本质的错误认识

  这种观点的核心是认为没有任何事能够被证明是确定的。
  一旦你进入或然性王国,任何事情都不再是简单的了。一种真正的生活或然观迅速让人认识到,几乎所有重要问题都是极其复杂的,要求人们探讨这些复杂性,认识各种相关因素,并不可避免要进行衡量。我在人生各个阶段认识的一些人对待事情的态度似乎比我更确定。那种确定性不只是一种我所欠缺的个性特点。在我看来确定性其实正是对现实本质的错误认识,因为现实本身是复杂的、模糊的,依据这种确定性的态度做决策,看起来是为了追求最好的结果,但其基础是相当脆弱的。(P2-3)
  (曾星智思索:最害怕不确定性的就是投资者,为了寻求确定性,他们追逐着各种对市场的预测,认为只有对市场有一个是涨是跌的确定性看法,才能够做投资。这显然是大多数投资者最大的误区。市场从来就是不可预测的,各种可能的运行方式都存在,而预测就是只选定了一种方式,一旦市场出现新的变化,没有按照他们预测的方式运行,投资就会遭受巨大的损失。相反,或然性的投资思维,从来不认为市场有确定的运行方式,也不去猜测明天是涨是跌,而是始终根据截止到当下的各种变化,并根据这些变化动态的做出一种最佳应对方案。这样,我们的投资决策,就可以随时根据市场的变化而变化,就不是确定的,而是动态调适的。这就像武林中的无招胜有招,不是按照固定的套路出手,而是根据对手的攻势,随时变换着最佳的对敌策略。)

  作为一个套利交易商,我了解到,一种投资前景可能看起来很好,但实际没有任何事情是确定无疑的。成功是通过评估所有已掌握的信息,尝试判断各种结果的成功可能性以及与每一种可能性联系在一起的收益和损失而获得的。
  面对大量旗鼓相当的各种因素,做出最佳决定的关键是分析这些因素,并确定每个因素的成功可能性和重要性——这就是或然性决策方式。(P8)

  在套利业,就像在哲学中一样,你进行分析,在分析中寻找漏洞,寻找能够站得住脚的结论。然而,尽管严密的分析对哲学来说是充分的,但对套利业则是不够的。在套利业,就像制定决策一样,尽管你掌握的情况还不充分,你的疑问还没有被回答,但你也不得不“勾动扳机”,做出决定。我该不该进行这项投资?你开始时是探索问题,但最后你不得不接受这种现实,即有些问题不会得到圆满的回答——或者根本得不到回答。(P57)
  (曾星智思索:投资是充满确定性的事情,如果一项投资各种情况都是确定的,所有的疑问都得到解决了,那么这项投资就不存在了。一项投资能否成功,有许多的因素影响着结果,我们只能依据一些已知的因素做出判断,同时对未知的因素保持跟踪,选择那个最有可能出现并且最为重要的变化,才有可能获得最好的投资结果。这样来看,优秀投资者是一个纵观全局的分析者,同时又是理解各种因素变化逻辑的思想者,最后还必须是一个果断的行动者。)

2、鲍威尔理论:以压倒性的力量攻击敌人

  在这一点上,我们使用了柯林.鲍威尔军事干预理论的一个推论。在海湾战争时有名的“鲍威尔理论”提出,只有当美国的利益面临危险时美国才应当进行干预,而且必须以压倒性的军事力量进行干预。
  就墨西哥的局势而言,市场参与者们所关心的是短期债券,因此我们决定拿出比我们认为墨西哥所实际需要的更多的资金。就像一座庞大的军火库一样,一笔巨额的资金也会给市场造成相当大的心理影响。如果投资者相信有足够的资源恢复经济,而且政府已着手处理潜在的问题,资金的外流就会停止。(P11)
  (曾星智思索:“鲍威尔理论”只在重要时间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以压倒性的力量,这正如我们对投资的思考一样,尽量少出手,一旦要出手,就是寻找到最多力量推动价格朝一个方向运行的投资情况。比如,如果我们要做多投资,那么,我们要么不出手,要么就等待推动价格上涨的所有力量,包括虚拟市场的力量、实体经济的力量,包括长期、中期、短期,包括产业、行业和企业等,这些所有的力量全部向上的时刻出手,那么,我们就是以压倒性的力量去攻击做空者,我们选择的投资目标就最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大的上涨。)

3、关于投资的逃跑速度、金融模型和困难时期

  但市场心理是,某一天过于踌躇满志的投资者第二天会突然改变态度,而成为一群受惊奔跑的动物。在一个能够做出迅即反应的世界上,不加思考就做出反应的情况不一定就是非理性的。在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逃出去的情况下,竞相奔往救生出口时,速度对逃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P16)

  ……我还形成了直到今天还持有的对模型既赞赏又怀疑的态度。金融模型是有用的工具。但这些工具也是危险的,因为现实总是比模型要复杂。模型肯定会制造假设。……他在高盛公司的经历使他形成了一种对模型的价值和局限性更为复杂的看法。但一位交易商很容易忘记其中涉及的假设,而将其视为是确定的。(P62)

  ……当市场变糟时,你需要忘掉你到那时所遭受的损失,而根据变化了的情况做一个新的期望值分析。即使这个期望值一直有吸引力,你的各种投资也必须维持在如果局势继续困难,你也能够忍受很长时间的程度。面对你的各种头寸进行祷告——在困难时期交易厅中常常会出现的情况——不是应对逆境的明智之举。(P64)

4、市场按自己的规律运行

  对正在进行投资的公众提出警告,这个方式可能看似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我认为——现在仍然这样认为,公共官员不应评说股市水平,而且,当股票相对于历史趋势显得价值过低时,也不应这样做——正如当他们显得价值过高时不应进行评说一样。财政部长充当市场评论者,按其本人当前的认识挥动绿旗、红旗或黄旗,这实在是一个坏主意,原因有四。
  首先,无论我们有什么样的见解,没有人可以断言什么样的股市水平是正确的——或市场是否被估价过高。……其次,我认为自己发表的任何评论也许都不会有什么收效。……第三,我认为,试图通过言辞来影响金融市场,这类举动不仅不会产生作用,而且会损害评论者个人的信誉——因为熟悉情况的人们会了解到,他并无特别的真知灼见,也因为他几乎肯定会屡屡判断错误。……另一方面,在演说和电视访谈中,我则谈一些似乎是适当且有益的问题,也就是建议投资者充分关注风险和估价并对此表示担忧:人们放松了对这些克制性原则的遵守。(P143-144)

  我以及大多数美国经济学家和决策者都认为,众多参与者的客观判断引导市场。从长期来看,股市类似于外汇市场,往往是基本经济环境的反映,尽管他们有时也从这个或那个方向偏离一般规律,有时还持续偏离。在任何情况下,在长期以及短期内,市场按自己的规律运行——政府官员施加的影响至多只能产生转瞬即逝的效果。正如我经常对克林顿政府中的其他人所说的,“市场自然涨落”。某些人认为这是一种深刻的见解,而另一些人则视之为最明显不过的自明之理。(P144-145)
  (曾星智思索:罗伯特.鲁宾在担任美国财政部长期间,他奉行自由市场的经济思想,尽量少的干预市场,正如他在这里所言“市场自然涨落”、市场按自己的规律运行。作为一名职业投资者,我们必须把它奉为基本的、最明显不过的真理,始终根据市场自身的运行来做出投资决策,而不受政治家或政策的干扰,尤其不要相信熊市时的所谓救市,因为只有市场真正的涨跌才真正关系到我们的资本增减。记住,我只相信市场!)

5、国际金融学中的“鲁宾主义”

  1.生活中惟一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确定的。
  2.市场是好的,但他们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3.对一个国家的前景来说,其政策的可信度和质量比美国、七国集团或任何国际金融机构所能做的都更重要。
  4.金钱不能取代强有力的政策,但有时提供的资金太少比提供太多成本更高。
  5.借款人必须对他们所借债务的后果负责——贷款人则须为他们所提供的贷款的后果负责。
  6.美国必须愿意接受他所反对的和他所赞成的对他进行的定义。
  7.美元太重要,不能作为贸易政策的工具。
  8.可选择本身就具有价值。
  9.永远不要让你的言词把你拖进你做不了的事。
  10.在决策中花招不能取代严肃的分析和小心谨慎。
  11.在全球经济问题上,美国的自身利益要求我们与其他国家保持紧密接触和合作。(P188)

6、主动选择正确的思维模式

  主动选择正确的思维模式这一观念确实有助于我打网球,他减少了我过于踌躇和犹豫的倾向,这种倾向对大多数业余选手都是障碍。在打球时,我牢记这样一个想法,那就是即使非常优秀的篮球选手投不中的机会也达55%。即使是一个很好的网球手也会犯许多错误:目标是应关注如何尽可能地打好这一个球,而不是或者担心弄糟或者担心分数的多少。(P204)
  (曾星智思索:打网球时专心打好这一球,而不是担心比分,这就像投资时我们专心做好现在的投资决策,而不去担心结果的盈亏。这样,我们始终只关注的就是分析当前的情况,考虑如何做出最佳的选择:如果有机会我们就拿出资本积极去抓住它,如果有风险我们就迅速的撤离。如果市场变化了,我们就迅速的改变我们的判断,不要为曾经做出的错误判断而苦恼,也不要为发生的微小亏损而纠结。如果市场变了,我们的投资就变,不管账户盈亏和市场涨跌,也不管是否与过去做出的判断矛盾,更不要理会任何其他人的干扰,只关注做出到应对当前状况的最佳选择。只要这样,我们就能够在发生判断错误时,只出现最小的亏损;而在判断正确时,却可以获得最佳的收益。长期坚持下去,我们就能够实现财富持续的增长而不会发生大的回撤,这就是优秀的投资决策者!)

7、忘记痛苦经历的教训,将会导致糟糕的决定

  尽管许多人尤其是金融界的人似乎相信金融危机只是发展中国家的结构性和政策问题的结果,但我相信在繁荣时期的过度借贷和投资也难辞其咎。正像安瓦尔注意到的,每一笔糟糕的贷款后面都既有贷款人也有借款人。走向金融过度的倾向似乎来自人性中固有的某些东西,就像人们在从过去的经历中吸取教训方面巨大的失败一样。美国西南地区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并没有阻止投资者在亚洲的过度投资。亚洲危机也没有防止纳斯达克泡沫继续发展。走向极端的倾向是一种集体心理现象,似乎会不断的重复自己。
  但我仍然对危机心理消失的如此之快感到吃惊。人们会很迅速地忘记痛苦经历带来的教训,而这会导致糟糕的决定。(P218)

——————————————————————————————-
《在不确定的世界》:从华尔街到白宫的决策者
In an Uncertain World: Tough Choices from Wall Street to Washington
[美]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
2002年初版于美国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4年9月第1版

作者:曾星智,一个跨学科思想的专业投资者

作者 做T王者

做T王者,擅长做T,一年操作一只不停牌股,可使股票数量增加40%-7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